当前位置:出版频道 » 畅销图书 » 内容

医路 作者:沈着 著  

点击量: | 更新时间:1394431806
内容介绍作者信息图书定价
编辑推荐
看病贵,看病,到底是患者病了,医生病了,医院病了,还是社会病了。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医院,天涯网站首发,全国2000多家网站转载,中国版《白色巨塔》,引发网友阅读狂潮。
看病贵是乱收费引起的吗?是药价太高造成的吗?药品降价的受益者真的是患者吗?医药分家,医生就不吃回扣了吗?提高医生待遇就能杜绝红包现象吗?体制有问题难道就可以成为医德下滑的理由吗?
  看病难是因为医疗资源配置不合理吗?可占全国人口20%的城市人口,享受着80%的医疗资源,他们为什么还不满意?他们难道不是这种配置的受益者吗?
  廉价的诊疗费真的让老百姓看得起病了吗?医保到底是为了让患者看病不再难,还是难上加难?为什么越是重病患者越被医保拒之门外呢?
内容推荐
在当今医疗环境下,一方面,大众把看病贵看病难的部分原因归咎于医生吃拿回扣、收受红包造成的医德的滑坡,另一方面,医生在不否认医德下滑的同时,却并不认为医德是造成看病贵看病难的根本原因,因为受伤害的群体,不但是患者,还有医生。那么,根源在哪里呢?是医院利欲熏心、草菅人命,失掉了社会责任,还是药商唯利是图,造成了药价高企?可一次又一次的医改,一次又一次的药品降价为什么没有起丝毫作用?
其实,医疗行业是由患者、医生.医院、药商等环节构成的,这必然存在一个利益均衡的问题,为什么医改不成功?因为屡次的改革措施都没有触及这一问题,而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转移视线,转嫁矛盾,特别是在医者和患者这两个最大群体的利益受到严重损害时,却人为地造成他们之间的对立。
本书认为,医生与患者的利益是一致的,而且还认为,在医疗领域,只有保证了大多数人的利益,医改才能最终找到出路。
目录
第一章 绝症
第二章 药品降价(上)
第三章 药品降价(下)
第四章 深不可测的医院
第五章 医院里来了洋大夫
第六章 “二号管”事件
第七章 整风
第八章 荒唐的工资改革
第九章 医保
第十章 可怜的产妇
第十一章 医疗纠纷(上)
第十二章 医疗纠纷(下)
第十三章 蝴蝶飞了
第十四章 别了,医院
跋:关于医疗问题的几点思考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第一章 绝症
列车在北方的大地上飞驶,江雨亭望着窗外,茫茫夜色中,偶有几点灯光闪过。
“亭亭,你都看了一个多小时了,睡会儿吧。”
“不,妈妈,我不能睡。因为一睡着时间就过得特别快。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我要好好看看这个世界,我还没看够。妈妈,万一我要睡着了,你一定要把我叫醒。”
母亲说不出话来,轻轻地搂着女儿,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车厢里的人早已睡下,只有车轮撞击铁轨的“咔嗒”声在耳边回响。
冰江市,镜湖小区,水王陷入了沉思。水王,江雨亭的主治医生,本名江堤,但别人叫他水王。他在努力回忆着这几天治疗当中的每一个细节,他真希望自己诊断错误,可命运就爱捉弄人,偏偏不遂你的愿。
四天前的上午,陈言拿着一份病志去找水王,他是普内科研究生,在水王手下当住院医。“江老师,我收了一个新病人,一个大学生,咯血待查,我觉得有点麻烦。”
水王接过病志,看到:江雨亭,女,二十岁,冰江音乐学院。
来到912房间,一个女孩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双目微合。水王叫醒了她,问道:“你怎么不舒服?”
女孩看见医生来了,想坐起来,水王止住了她。“这一个月老是没精神,老想睡觉。到校医院看了,也没查出什么,说可能有点疲劳过度,让多休息。可这几天越来越重,前天咳嗽的时候,还咳了一口血。”
“咳的什么样的血?是痰中带血,还是鲜血?后来又咳了没有?”水王问道,对于咳血,医生总是很敏感的,这是寻找病因的重要依据。
“咳的是鲜血,后来没再咳了。”
“拍胸片了吗?”
“做了肺CT,我妈妈去取结果了。”
“你以前还得过什么病?”
女孩想了一会儿说:“以前得过牛皮癣,跟这有关系吗?”
水王笑了笑,说道:“我不知道有没有关系,只是常规问问,你是怎么治疗的?”
“用过好多药,都没什么效。后来又服了两个多月的中药,好像还有点用。”
水王感觉已经问完了,可心里还是没底。一个个能导致咯血的疾病在他脑海里闪过——肺癌、结核、支气管扩张、肺炎、肺梗塞……但很快都被否决了,不需要多少理由,只是凭直觉。这时女孩的妈妈拿着CT片子回来了,水王接过片子,发现两侧肺有多个结节影。水王的心猛地一沉,“糟了,不是好病”。
水王的眉头紧锁,他感觉到自己的表情太严肃,为了不让患者觉察,他把片子举得高了一些,挡住了自己的脸。患者在这个时候是最敏感的,他们常常从医生的表情来判断自己病情的轻重缓急。一个不经意的表情都可能给患者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反之,如果一味地安慰,又会加重患者的疑虑。水王在心里快速盘算着,该怎么办?
“医生,怎么样?”江雨亭终于忍不住了。
一阵沉寂之后,水王放下片子,从容说道:“什么病现在还不好说,还要做一些检查。其中有一个检查——安卡,咱医院做不了,明天早晨你们把血送到医大一院去。我是你的主治大夫,姓江,有什么事可以找我。”
女孩认真地点了一下头,是信任,也是期待。
出来后水王对陈言说:“在病房有些话我不好说,她这病肿瘤的可能性最大,你写病志的时候把肺转移瘤作为第一诊断。”
“什么?”陈言吃了一惊,他对这个结果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把一个天真美丽的女孩和肿瘤联系到一起,在他的印象里肺部肿瘤不属于年轻人。“难道不能是其他的病?”陈言十分不甘心地问了一句,其实他想问:你到底有多大把握?
“所以我让她查安卡,这是查韦格氏肉芽肿的,其实这种病的可能性非常小。我曾经看过一个日本人写的一本《肺部影像学》,上面说肺部的阴影超过了五个,恶性肿瘤的可能性在百分之九十以上,而她却有七个。但不查又不甘心,总希望她属于那百分之十。”水王也觉得非常可惜,也很希望她还能有那么一线生机。
江雨亭的妈妈跟出来了,问水王:“大夫,这孩子的病严重吗?”
水王想说是肿瘤,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实在不忍心,而且万一检查结果出来真出现奇迹了呢?于是说道:“现在还不好说,还要做进一步的检查。对了,她吃了两个月的中药,是什么中药?”
“叫癣立净,从河原省正丘县邮购的,在报纸上看的广告。大夫,孩子大概要住多长时间?”
“可能会很长,你们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这句话水王说得挺坚决。
“那我得去给她请个假,本来只想检查一下,谁知住上院了。”
望着女孩妈妈的背影,水王叹了口气——也许她已经不需要请假了。转过身对陈言说:“现在不知道原发灶在哪里,所以要多做些检查。肝胆彩超,妇科彩超,泌尿系彩超全做,还有肿瘤标记物,别的就常规查。治疗嘛,目前没什么特殊治疗。她有点咳嗽,用点青霉素。小子,记住,干咱们这行的,该赚钱的时候,你别装圣人;不该赚的钱,你也别黑心。像这种钱就不该赚!”
午觉醒来,江雨亭感觉头不那么晕了。病房里就她一个人,妈妈到医大一院取检查结果去了。躺了一天多,腰都有点疼了,她下了床,开始审视起这个她还很陌生的环境。这是一个单人间,有一张病床,一张陪床,一个沙发,一台电视,还有一个小冰箱。房间里有卫生间,二十四小时热水。江雨亭洗了把脸,然后站在镜子前仔细端详着镜子里的人,年轻的女孩可以不关心自己的身体,但绝不能不关心自己的脸。“还是原来的我,就是脸色有点苍白。”江雨亭对检查的结果基本满意,她冲着自己做了个鬼脸。
病房看完了,她还想看看病房外面,就沿着走廊走了一圈。整个楼层呈长方形,大致可以分为病房和工作区。四条边是病房,走廊围着的是工作区,有办公室、休息室、处置室、教室等等。浅蓝色的地板显得厚重而温馨,米黄色的墙壁光滑如镜,没有呛人的甲醛味道,没有让人心烦的嘈杂。假如不是“白大褂”的提醒,江雨亭也许会把这当宾馆。
在另一个医院,江雨亭的妈妈正在焦急地等待着结果。按照她的想法,今天把结果拿回去,应该可以确诊了,治上一个星期,再回家休息几天,孩子就可以上学了,一切又都恢复了正常。但她万万没有想到,灾难正一步步向她们走来。
拿着从医大一院取回来的化验单,江妈妈找到了水王。水王接过一看——阴性。奇迹终究未能发生!
水王觉得应该慢慢告诉她们真相了,说道:“很遗憾,肿瘤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这无异于晴天霹雳,江雨亭的妈妈一下子懵了:“什么?这不可能,大夫,您一定弄错了,这孩子怎么会得这种病?”
水王知道现在不是解释、介绍病情的时候,家属需要一段时间来接受现实,于是说道:“您别激动,还有一些检查没回来,也许还有希望。就算是肿瘤也不是不能治。你先回去好好照顾孩子吧,要帮她树立信心。”
江雨亭的妈妈走了。送化验单的人来了,陈言赶紧接过来,挑出江雨亭的,快速地扫了一遍,递给了水王,说道:“就血常规有问题,其他都正常。她白细胞一万五,血色素七克。”
水王接过化验单一张一张地看,最后把血常规的化验单留在手上,自言自语道:“一万五,七克;一万五,七克。中药,牛皮癣,牛皮——癣。”水王突然意识到什么,难道是它?这个幽灵又出现了?他让陈言把江雨亭的妈妈叫过来。
很快,陈言就带着江雨亭的妈妈来了。水王说:“你孩子吃了几个月的中药是吧,那药还有吗?”
“还有一副,后来孩子觉得身上没劲就没再吃。”
“你带着那副药到医大药物研究所,让他们鉴定一下,看看里面的成分到底是什么。你先让他们鉴定里面含不含乙双吗啉,要是有就不需要鉴定别的了。”水王吩咐道。药品鉴定是根据试验次数来收费的,他们试验一种成分要两百块钱,要是能给他们一个鉴定的方向会便宜很多。
“你怀疑这药有问题?”江母一下就急了。
“是的,乙双吗啉会导致白血病和其他恶性肿瘤。”水王十分肯定地说。
“白血病?天哪,怎么会这样?”江母不敢相信,泪水夺眶而出。
“快去吧,早一天诊断清楚,就多一份希望。”
江妈妈擦着眼泪跌跌撞撞地走出了办公室。水王的心里也充满了酸楚,他回过头对陈言说:“你马上。”接着看了看表发现已经四点了,又说:“算了,明天吧,给她做个骨髓穿刺。”
“你怀疑是白血病?”陈言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水王点了一下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中药里面含有乙双吗啉。牛皮癣是一种很难治愈的疾病,而乙双吗啉对它有一定疗效。所以曾有一段时间卖得非常火,报纸上,电线杆子上到处是它的广告。但在1991年9月,解放军总后卫生部在北京召开‘全军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研讨会’,宣布‘乙双吗啉现已发现在治疗过程中产生了白血病和其他恶性肿瘤’。从此,这种药基本上在正规医院绝迹了。”
牛皮癣、白癜风、类风湿性关节炎、乙肝这些病没有有效的治疗办法,而给患者带来的痛苦又很大。病急乱投医,有些患者在正规医院没有达到期望的疗效,就把希望寄托于所谓的秘方、偏方上。结果是旧病未愈,又添新伤,有的甚至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一粒小小的药丸成就了多少“再世华佗”的神话!殊不知这些秘方、偏方里面有效的成分就是激素、乙双吗啉这些药。经那些不法之商一包装,摇身一变成了灵丹妙药。江雨亭吃的中药来自河原省正丘县,这是全国著名的中药材集散地,也是鱼目混杂、泥沙俱下。大量的假药、劣药充斥其中。今年全国的皮肤病年会就选择在河原省召开,开会期间,代表们专门驱车一百多公里赶到正丘,收集了几十种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的秘方,经化验百分之九十含有激素。中药里面有不少好东西,可再这样下去,再好的东西也会活生生被这些孬东西给糟蹋了!
一个含苞欲放的花蕾即将枯萎、凋谢,水王此时的愤怒、痛苦和无奈别人是无法体会的。他知道江雨亭的悲剧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第三天,药物检测报告出来了,药物中含有乙双吗啉。
第四天,骨穿报告显示——白血病。
  …… 
29.00元

作品评论

我要评论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您在伟德国际|娱乐游戏书评区发表的作品,伟德国际|娱乐游戏有权在网站内保留、转载、引用或者删除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新书上架更多>>

  • 小故事大道理小故事大道理
    作者:
    成语接龙300例成语接龙300例
    作者:
  • 十万个为什么十万个为什么
    作者:
    中国寓言故事中国寓言故事
    作者:
  • 水浒传水浒传
    作者:
    三国演义三国演义
    作者:
  • 西游记西游记
    作者:
    彼得·潘彼得·潘
    作者: